可怜的老汪

老婆不顾病中的老汪,毅然决然地去青岛旅游了。

走前,看在二十多年夫妻感情的份上,给我手擀了面条,并告诉我,够我喝两顿的。我心里不满:你出去两天,我要吃六顿饭,我吃了两顿面条后,就该喝西北风了?这伏里天,西北风也不是清凉可口的!

天还不亮,老婆就走了。我睡到自然醒起来,下面条吃。

苦啊,一碗面条,面条碗前面,有四个小蝶:一碟是咸菜,胡萝卜条;一碟也是咸菜,芥菜疙瘩条;一碟还是咸菜,香椿芽末;最后一碟无非还是咸菜,腌黄瓜。还算丰盛吧?

早上下的面条,没吃完,剩了有大半碗吧。我想就中午吃吧,这样一顿面条分成两顿吃,两顿的面条就可以吃四次,再饿着忍一顿,她就该回来了。

中午吃饭,想老婆不在家,可以自由一下,喝点酒。想喝酒,就得弄点下酒菜。大热的天,像个火炉,一出门就烘烤得胸闷气短。所以,就不要出门购买了。楼下有几棵野生的苋菜,掐一把,用水焯过,倒点酱油醋,得了。二两白酒下肚,再苦的日子也是神仙。早上剩下的半碗面条,正好温凉可口。

闻闻晾在盖垫上的手擀面,竟然有点酸味了,这才半天哟。这天气,也和我作对。

我赶紧将生面,下进锅里,明显闻到了酸味。但还舍不得扔掉,我抠门可是出了名的。再说,把面扔掉,饿我四顿饭,岂不把我饿傻了?我还指望这聪明的脑袋瓜忽悠老婆好好伺候我呢。再说了,这酸面条不比烂皮鞋熬制的牛奶和死猫病鸡肉被羊尿泡了的“膻羊肉”安全得多?

我将面条汤虑掉,把面盛进碗里,放入冰箱。

晚上,将面拿出来,再煮一遍,闻到了酸味,吃起来倒没什么感觉,撒上点腌春芽,照样吃了个肚儿圆。

我知道,吃了酸面,估计肚子会惩罚我的。我有办法:到一杯水,放在面前,看热气缭绕,再把吡哌酸和小檗碱放在眼前。肚子一有反应,就喝下去,肠胃就应该老实了。

然后看电视,等着决战时刻的到来。

电视热闹,是一个电影,挺吸引人的。说一个药王是好人,一个毒王是坏蛋。药王死了,留下一部秘籍,给了药王的小徒弟。三个大徒弟转而依附毒王为虎作伥,联合起来对付师妹。而师妹,是个绝顶的美女,口吸毒汁救了一位英雄,英雄依靠善良和正义,战胜了毒王一伙。看完了,顿觉没什么意思,不过时光已经一点半了,实在是困了,倒头便睡。

早上醒来,忽然意识到:我坚强的意志,吓退了细菌病毒,没敢让肠胃给我捣蛋呢。

哈哈,看来人在关键时刻,被逼无奈的时候,是可以坚强起来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