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舒服的一顿饭

临行前,计划好了早饭要在火车上吃方便面。凌晨六点多,我早早的起了床,但看着满车上的人,没有一个人吃饭,我和女儿也就不好意思吃了。人家都是探亲回家或是走亲访友,都有地方招待的,这可苦了我这个送学生的了。饿就饿着吧,到了地方再吃饭估计能忍受的了。

不想下了火车,问路倒车,一直到了十点才到目的地,肚子里咕咕的反了天。一路的口干舌燥,水的需求更加急迫,只有一个嘴巴,只能先满足一个需求,只好先灌饱了水再说。路边小卖部的货物倒是齐全,拿起一瓶水,拧开盖子就往嘴里倒,一股清凉下去,才顾的上付钱,一问,十块银圆,赶紧停口,惊讶的问一句:“怎么这么贵?”人家笑着回答:“那是法国进口的。”可我明明看着上面写的中国汉字啊。贵就贵吧,反正已经喝了一大口了。既然是法国水,咱就慢慢的品,我知道法国的香水是世界闻名的呢,咱也就沾点法国浪漫的气息,只是嘴里急迫的需求让我不能细水长流。我感觉售货员的笑让我琢磨不定,懊恼和尴尬随肚子里的水往上泛起,我以前一直是下了最大的决心后才喝一块钱的瓶装水的。

水过地皮湿的解决了焦渴,就赶紧去报到交款,初步安顿好后,我的肚子由于水的催化,闹的更欢了,于是,就近找了一个学生餐馆来填喂脑袋。

餐馆里,窗明几净,各种甜点菜品琳琅满目,摆放整洁有序。看到这些,我胃口大开,餐馆里只有四张桌子,其中有两张桌子上有人在喝着热气腾腾的方便面,看样子也是送学生的家长。不时有来来往往的大学生,点一样食品,用竹签串着,用手举着,一边吃着,一边走出去。我想我得正儿八经的吃顿饭了,不能像旁桌的那样凑合方便面。我是北方人,对甜点不感兴趣,方便的食品就是面条,尤其是热气腾腾的肉丝面,吃的全身冒汗,那才叫一个舒服。可是饭谱上,只有冷面一款,四块钱一份。问一声,人家不招待热汤的,没有办法,那就只有吃冷面了。问一声女儿,她说她不喜欢吃面,也不想吃饭。那我们爷俩就一份冷面了。端上面来,干干的,没有一点汁水,硬硬的,没有一丝温柔,冷冷的,没有一缕热情。没吃过两口,我就咽不下去了。强制自己多吃了几口,便撤席离去。脑子里嘀嘀咕咕:早知道这样,还不如一碗热方便面呢。

出的门来,还是要找水,这次看好了,买的是一块二一瓶的水。一瓶水下去,肚子里晃晃荡荡的,感觉天气的热和肚子里的冷正在积蓄着冲突的能量。出门在外,我最怕我的肠胃跟我闹意见了,因为它们给我别扭了半辈子。虽然我带来了PPA兵团,只怕他们不尽心尽力的为我战斗。

“长途”跋涉到了银行,又展转办了电话卡,时间已过了中午。可怜我的腿脚和腰轴,已经磨损的咯咯吱吱的响,我知道他们给我要润滑油呢。

旁边正好有一个鲁菜馆,我们像见了亲人一般奔过去。

要了一份蒜黄炒肉,一份清炒肉片,两份水饺。这时候可不能亏了我的嘴巴,又要了一瓶啤酒,是雪花牌,北京产的,价钱便宜,只要三块钱。蒜黄上来,水饺上来,女儿就慢慢的吃,我就慢慢的饮。蒜黄是女儿愿意吃的,我不怎么喜欢,只是偶尔支援她一两筷子。我就一个饺子一口酒,倒也是神仙般的感觉。“饺子下酒,越吃越有”嘛。不一会儿,一瓶啤酒就见底了,我又要了一瓶,啜饮把玩之中,看到啤酒瓶上写着,三个啤酒瓶能换一瓶啤酒,我欣喜异常,我想再争取一瓶,但上面明明白白写着:必须交回啤酒瓶子。我想,要是四瓶啤酒下去,我可就不是我喽。吃到这里,已是酒足饭饱了,怎么还不见我的“清炒肉片”呀,催了几次,终于上来了,却是“青椒肉片”,青椒肉片就青椒肉片吧,反正已经吃完了,尝几口是这个意思就行了,可是,青椒肉片却辣的过火,我神仙的感觉一下子进到了地狱,不交涉可不行,破坏了我的雅兴可不是闹着玩的。第一次交涉,是一个跑堂的孩子,说是没有肉了,那价钱就应该降下来呀——,可他也做不了主。第二次交涉,好象是个经理,白白的,高高的,瘦瘦的,像是个大学生,很好说话,答应马上就上来。不一会儿,清炒肉片真的就来了,我让他们把青椒肉片端回去,他们说就送给我们了。经过这一番折腾,又有了一点胃口,吃了几口,肚子里也没有空间了,我决定打包回去再吃。我的饮食习惯,吃一口饭要喝一口汤,结果是没有。倒有一个饮水机,我想,只要能喝热水就好,结果是没有电源,只好又喝一杯凉水。

出得门来,感慨万千,一是大学生能经营餐馆,将来肯定有出息。二是那一瓶啤酒的光没沾上,好像是吃了大亏。三是在家千般好,出门事事难。我特别想念家里的菜糊涂就咸菜啊!

下午,给女儿采购用品,累的够戗。回到女儿的宿舍,急需找一杯热水喝,没有。宿舍里也有一个饮水机,但没有水桶,询问了宿舍管理员,说是晚上才能送来。渴得我就像热锅上的蚂蚁,不对,是冷冻室里的鱼儿,头脑发紧,筋骨发轴。

来时我担心送学生的家长太多,住不下店来,就急忙寻找。在我住的地方,发现配备了带有桶装水的饮水机,大喜过望。我给女儿说,晚饭就在我的宿舍里吃方便面吧,女儿很高兴。烧开了水,泡上方便面,把带来的肉片放入,满屋里弥漫着香气。一口气吃下去,全身十万八千个细胞,没有一个不滋润,三万六千个毛孔,没有一个不舒坦。

抹完了嘴巴,我给女儿说,这是我来上海后吃的最舒服的一顿饭!

女儿笑了笑说:你最舒服的一顿就是一桶方便面啊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