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菜园记

来自穷乡僻壤,打小接受了春苗夏花秋果的沐浴,就对土地产生了很深的感情。离开耕种越久,这份感情就越浓烈。看到空闲的边角荒地,就忍不住打量厚薄肥瘦,思量适于什么生长。

养花是与土地美的交流,种粮是与土地善的交流。养花可以怡情,种粮可以强体,兼收两利的就是种菜了。那么,种菜就成了与土地最为和谐的交流了,不但可以赏花,还可以满足口腹之欲。所以,开荒垦壤成了我割舍不下的癖好。说来话长,我曾经三次开辟过小菜园呢。

二十年前吧,我住在平房里,房子的后面是一个很大的荒园,布满了深坑乱石,长满了酸枣圪针。我开辟了一块小地,有二三十平方吧。那一年的冬天,我刨了一季的土石,累是累点,但看着心里满足。我很怀念那一段“晨兴理荒秽”“草盛豆苗稀”的日子。

十多年前,我搬进了楼房。楼前有一片不小的闲地,可以说是土肥水美,我又开垦了一块,也就十多平方。种植了豆角,栽种了大葱,还栽植过茄子和西红柿,顺院墙点种了扁豆和丝瓜。看着满眼的绿色,听着风吹过后叶子的窃窃私语,心里充斥着幸福。闲来无事的时候,就在藤叶间逡巡,很有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的味道。

四五年前,楼前修了路,我的菜园变成了康庄大道,房舍更美了,出入更方便了,只是我的菜园做出了牺牲。

我不甘心,就想把菜园搬进家里。找了一个泡沫箱子,长有六十公分,宽有四十公分,深有二十公分。我在箱子里填上土,栽种上了韭菜。殷勤地浇水施肥,看着它发芽,生长,充满了无限的欣喜。可是好景不长,韭菜就都死掉了。我的心里充满了悲伤。看来,没有大地的底气,就失去了生长的根本呢。

我家楼房的后面有一排储藏室,由于地基稍高,储藏室门与路面之间有一个斜坡连接,每个门的斜坡之间就有了一个空闲的凹面。这不正是一个天然的小菜园吗?侍弄整齐,既是房前的花坛,又是自家的菜园。哈哈,不怕做不到,就 怕想不到啊。

弄来砖,将凹面敞口处垒砌起来,与墙基平齐,里面填上土,一块小菜园就算大功告成了,只是小了些,长有八十公分,宽有六十公分吧。虽然小点,但它接入了大地的灵气,想来能遂人所愿。门口两侧,各有一块,都改造利用起来,平行对称,顺眼舒心。

种点什么呢?多情的韭菜是我的最爱,尤其是第一茬春韭和末一茬霜韭是不能不吃的,秋天的韭菜花还可以制作韭花,带来一年的享受。那么,东侧这块全都栽种上韭菜,算是规模种植。西侧这块种上一株荷香,一棵紫苏,一墩辣椒,用作生活的调味菜;再栽上一棵混长菜,(是不是叫洋菠菜,我不知道,也有叫劈菜的,长势很繁茂,叶片肥厚,叶柄粗壮,味道与菠菜相似,可以劈下叶子吃,而菜芯继续生长。)外侧就抡上一溜葱,算是边缘,这一块就叫做多种经营吧。

有一种说法,叫做一亩园十亩田,是说侍弄菜园很辛苦,是个仔细活。一场雨水过后,杂草丛生。这时候,拿一个小马扎,坐在菜园边上,拔掉像绒毛一样的小草。如果有了虫害,还得一个叶子一个叶子的捉取。这是一个修身养性的活,急躁不得的。这也是一个营养身体的活,可以让人舒筋活络,强肌健骨。这也充分体现了“劳动是人的第一需要”的人生观点。

忽然想起陶渊明的《饮酒》诗来了。“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。问君何能尔,心远地自偏。”有事做,有菜吃,有酒喝,人生快意,莫过如此啊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